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云南山体滑坡致42死 疑与煤矿开采有关

2017-07-08 04:53

  记者从云南省镇雄县委宣传部获悉,截至11日20时30分,镇雄县果珠乡高坡村赵家沟村民小组山体滑坡已造成42人遇难,2名伤员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救援现场正在下雪,搜救人员仍在现场全力搜救。   新华网   这是一个不用早起上学的周五清晨。镇雄县果珠乡高坡村赵家沟的小学生在这个寒冷的冬日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寒假第一天。在这个高海拔的冰冷之地,早起的痛苦不言而喻。即便如此,在大多数人贪恋温暖的被窝时,一个衣着单薄的瘦小身影还是出现在雾霭笼罩的农舍前。就在他将手中的一瓢水喂进口中时,没能察觉到身后那座大山的警告:山腰冒出的白烟与雾气混合在一起,裂缝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巨石带着泥土急促奔向山脚轰然巨响后,赵家沟陷入一片死寂。   五六吨重的山石砸了下来   一位驾车前往镇雄县高坡煤业有限责任公司高坡煤矿(以下简称高坡煤矿)拉煤的司机亲眼目睹了山体滑坡的全过程。昨日8时20分至25分之间,他的拉煤车恰巧从赵家沟附近经过。那个拉煤必经的小小村落此刻沉浸在一片静谧中,两个人映入司机的眼中一个成年人和一个正在院子里舀水喝的孩子。在距离除夕之夜还有29天的时候,赵家沟的小学生们刚刚结束本学期的期末考试。对他们来说,最高兴的或许不是寒假本身,而是与外出务工的父母相聚之日正一天天临近。   在舀水喝的孩子身后,是一座堆满积雪的山,山的背后便是高坡煤矿所在地。拉煤司机的车刚拐过一个弯,正对着的山腰间就突然喷出一团白烟。这个异常现象让司机倍感惊讶,也许意识到了危险的逼近,他连忙踩下一脚刹车,刚打开驾驶室的门跳到地面上,就目睹一块约五六吨重的山石带着泥土以飞快的速度朝山下砸去。   16户赵家沟居民在被火炉烘烤得暖洋洋的屋里沉睡,孩子还在仰头饮水,滑坡的山体速度惊人。拉煤司机冲着孩子大喊的声音被山石滚落的声响吞没,他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他挣扎着起身向赵家沟的方向奔去,但为时已晚。任何努力此刻看来都是徒劳的,山石早他一步抵达山脚的赵家沟那里,是世界的尽头。   一面墙砸中了三个孩子   咆哮的山体掩盖赵家沟14户民居时,放寒假回家过年的大学生朱剑刚刚起床,对于2公里之外发生的惨剧一无所知。在这以前,他从没到过赵家沟,但听到同村邻居的转述后,他决定亲自到现场去看看。在朱剑生长的果珠乡高坡村辖域内,诸如山体滑坡这类的自然灾害当地人也是第一次听说。山体滑坡发生前,当地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雨雪天气,道路通行情况尚可。但朱剑的摩托车在崎岖的山路间辗转了近半小时,才到了那片废墟之上。   眼前的一切让朱剑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和悲伤。被山体掩埋的民房已经被砸得支离破碎,水泥块和书包散落在土石间。此刻距离山体滑坡刚刚过去了一个小时,从惊恐中恢复过来的村民在村干部的带领下,用铁锨、锄头等农耕工具艰难地刨着泥土,为掩埋在下面的亲人和邻居争取抢救时间。   那一瞬间,朱剑有些神志恍惚,在朋友的陪伴下,他沿着现场走了一圈。在他感叹大自然惊人的破坏力时,已有6具遇难者的遗体先后被找到。那惨烈的救援现场注定将令他终生难忘:他看到那些从土里拉出的破碎肢体中流出内脏、看到被巨大的外力推到火炉上烤焦的皮肉   16座民居中仅有一幢保存了房屋的轮廓。虽然房子只有一面墙被砸倒,但不幸的是,墙体倒塌后将下面的床和床上的人尽数掩埋。朱剑听说,这家的男主人在外务工未归,事发时只有女主人独自带着三个孩子在家。他跨进院门,在不远处的墙上发现了一面崭新的三好学生奖状,被找到时母亲受了重伤还活着,但三个孩子已经没救了。   救援中误以为发生二次灾害   目睹着废墟,朱剑相信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发现的人生还机会相当渺茫。他从救援现场看到,不少被掀开的土石中火光隐隐,伴有烟雾。即便幸运地没有被砸到,也有可能因为烟雾无法消散而窒息。   此起彼伏的喊声响彻现场,朱剑默默退到了一个小土坡上。在那里,他遇到了惊魂未定的拉煤司机,并通过对方的讲述得知了一个小时前发生在赵家沟的一幕。不久后,救援人员突然发现山体滑落的地方涌出了一股水,快跑!众人将这个现象视为二次灾害的前兆,扔下手中的工具撤离现场。在确定这是自然的山水之后,又纷纷继续开展救援。   在朱剑离开赵家沟的途中,来自消防、公安、民政等多个部门的救援车辆和救援人员正紧急赶往现场。腾讯微博网友@云南白鸟也于同一时间在互联网上发布了部分现场图片,他将手中的镜头对准了刚刚被救援人员刨出的遗体:满脸泥土的赵明举已经停止了呼吸,小女儿趴在父亲的背上一同去了天国。在这场灾难中,赵明举一家7口失去了生命。   相关新闻            救援启动3级应急响应   数千人参与救援   救援   启动3级应急响应   数千人参与救援   灾害发生后,习近平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李克强副总理高度关切,立即作出重要指示。习近平要求全力组织搜救,尽最大努力减少人员伤亡;搞好灾民安置和村民避险,防止发生二次灾害和次生灾害;做好受灾群众心理抚慰、思想疏导和社会治安、救灾重建工作,确保社会稳定。   国家减灾委、民政部立即启动3级应急响应机制,派出由民政部姜力副部长带队的工作组赶赴灾区。镇雄县也迅速启动突发性地质灾害II级应急预案。   根据云南省民政厅王树芬厅长的指示,省民政厅工作组已于当天上午11时出发赶赴灾区。省民政厅紧急增调救灾帐篷180顶(棉帐篷100顶),棉被280床,棉衣250件,保暖内衣50套,水鞋20双,手电筒30只,方便面100件,矿泉水100件,白布270米,用于受灾群众的紧急转移安置。   云南消防部队也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救援预案,总队党委已调派总队机关、昭通市消防支队、镇雄县消防大队人员和器材装备赶赴灾害现场开展生命救援工作。截至昨日12时,云南消防部队共投入30辆救援车辆,191名消防官兵,6条搜救犬赶赴现场参与救援。此外,武警云南总队立即启动泥石流救灾预案,昭通支队迅速命令就近的镇雄县中队最大限度抽组13名官兵作为第一梯队赶赴现场参加救援。昭通市公安局则紧急召开会议,部署救援工作,立即启动《昭通市公安机关突发性地质灾害应急预案》,市公安局局长王宇第一时间率领抢险、医疗、交警等救援组赶赴现场展开救援。目前,公安机关共有1000名警力投入到抢险救援和道路保通工作中。   东航云南也立即启动救灾应急预案,第一时间为应急航班编制了机组,调配了运力。   高坡煤矿或是灾难黑手   灾害发生在预警真空期,事发地3公里外的高坡煤矿一直在地下开采短短几分钟,一切已被摧毁,这无疑是天灾;可对这个从未发生过类似山体滑坡的村庄,人祸的影子忽隐忽现:距离事发地仅有3公里之遥的高坡煤矿进行着危险的地下开采,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哪一铲子的挥动造就了那刻的天动地摇。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这句话,我们是无法说给在灾害中失去一家7口人的赵明举他们了。   灾害发生在预警真空期   官方不可能进行预报   意外   按照经验,在冬季发生地质灾害的情况少之又少。据地质专家初步调查,镇雄县果珠乡高坡村赵家沟山体滑坡系持续雨雪天气引发,陡岩下的堆积体经长期浸泡饱和后发生滑坡。据调查,滑坡体长约120米、宽约110米、厚约16米,总计约21万立方米的土石方,顺着地形往下冲,经过一个平坎之后,拐弯冲向赵家沟村民小组的居民点,瞬间就把占地约16亩的居民点覆盖,造成14户民房被完全毁坏并掩埋,2户民房受到冲击受损。   记者昨日采访时了解到,云南省汛期地质灾害气象预警预报早在去年11月21日就已结束,而此次灾害正好发生在地质灾害预警的真空期。   冬季发生山体滑坡非常罕见   一直以来,昭通都是云南省地质灾害的多发区,通常以滑坡泥石流为主。根据我们的经验,每年的8月和9月往往是重大地质灾害高发时期,在冬季发生地质灾害的情况少之又少,在1月份发生如此大的地质灾害事件更是十分罕见。云南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地质灾害预警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由于此次灾害事发突然,所以大部分的地质专家都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被抽调前往事故现场,对于事故的原因分析还需等待一段时间。   记者在云南省地质环境监测院的网站上发现,云南省针对地质灾害的预警早于去年的11月21日就已经结束。根据国家的规定,我们只有在汛期开展地质灾害预警,预警的时间为每年的4月15日到11月15日。由于今年受彝良地震后续工作的影响,我们将预警的时间还推后到了11月21日。预警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也就是说,由于此次镇雄县山体滑坡事故发生在了地质灾害预警的真空期,因此云南省地质环境监测院没有做任何的预警和预报。   事故地未被列入灾害隐患点   根据《云南省地质灾害防治方案》的相关规定,云南省将可能发生地质灾害的隐患点纳入了群测群防体系。对于这些隐患点,相关政府和部门应该全年进行监控和排查,不留一丝隐患。   据镇雄县果珠乡政府一位姓傅的负责人透露,事故发生的镇雄县果珠乡高坡村赵家沟村民组并没有列入当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也从来没有纳入群测群防体系。事实上,高坡村赵家沟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地质灾害,在我们之前的常规巡查中也没有发现该地区有任何的地质隐患。因此大家都对此次事故的发生感到十分意外。   既然此处从来没有发现过地质隐患,为何在地质灾害罕见的冬季还会突然间发生如此严重的山体滑坡呢?关于此次灾害的具体原因,在记者发稿时仍未得出结论。   高坡煤矿前任经营者证实地下开采   调查   对于这场将赵家沟14户民居瞬间吞噬的山体滑坡,公众的关注焦点很容易集中到距离事发地仅有3公里之遥的高坡煤矿。通过网上查询可以看到,在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2011年11月11日发布的《关于切实抓好煤矿瓦斯防治工作的紧急通知》高瓦斯矿井名单中,高坡煤矿赫然在列。   据当地人士透露,高坡煤矿采取地下开采的方式挖煤。所以说,尽管是横跨在高坡煤矿与赵家沟之间的那座山发生滑坡,但没有人知道地下采矿的范围是否波及了那座山,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最终造成山体滑坡的原因。知情人士的这番话,也得到了该煤矿前任合伙人赵学生的肯定。   在老乡的介绍下,四川宜宾人赵学生在2006年注资374万参与高坡煤矿经营。按照赵学生的描述,在其正式加盟前,高坡煤矿远远谈不上正规,只不过是几个合并的小煤洞。   正式入股后,赵学生按照县政府的要求对高坡煤矿的巷道、风道和安全设施进行了改造,以符合生产要求。而对于地下开采是否会掏空山体,以致引发山体滑坡,赵学生表示,在其负责的一年中,高坡煤矿的地下采矿属于平洞开采而非深度开采,采煤巷道也仅仅只有数百米长,不足以影响到3公里外的赵家沟。自己退出后,高坡煤矿企业法人罗国忠是否对采矿模式进行变更或拓展,赵学生称并不知情。   在当地乡政府的帮助下,记者昨日下午与高坡煤矿一名王姓负责人取得联系,他承认高坡煤矿迄今仍采取地下开采的模式,但坚称不可能对地质结构造成影响。因为,我们有依据,证明我们的开采方向与赵家沟所在的位置是完全相反的。对于记者进一步的追问,他以不方便接听为由挂断电话。   重庆晨报

网站统计
RSS